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医生开方吃回扣属受贿罪”释法引起强烈震荡

2018-12-06 18:59:09
“医生开方吃回扣属受贿罪”释法引起强烈震荡 医生一手开高价药、一手拿高回扣,这种行动将被定性为受贿罪!这消息在广东法律、医疗界引发强烈震荡。

前日,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裴显鼎在“反商业贿赂高峰论坛”上作专题发言时表示,国有医院普通医生利用处方权收取药商回扣的行为,属于“从事公务”,以受贿罪论处“没有任何疑义”。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干法官昨日就此对本报回应称,要真正用于司法实践,还需要用更正规详尽的司法解释等情势加以肯定。

而医疗行业则认为,医生不是公务员,不应算受贿罪,以量刑较轻的公司企业人员接受商业贿赂罪论处,比较合适。

“法律界定” 处方回扣:公权还是私权? 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受贿罪的定义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而国有医院普通医生在开具处方时,收取相关药品供应商的回扣到底是否符合此条的规定,在法学界一直有剧烈争辩。

以中国人民大学黄京平教授为代表的“正方”观点认为,即使是工作在医疗一线的医生也有公共管理的职能,不能仅仅认为医生从事的是技术工作,同时由于国有医院是医疗保险体系中的主体单位,处方购药的花费有相当一部分是国有资金,因此医生的“处方回扣”以多支出国有资金为代价来换取个人利益,实质是对药品的管理工作,是“国家公权力的表现”,可以认定为受贿。

以北京大学陈兴良教授为代表的“反方”则认为,普通的医生并不行使国家权力,不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中主体的规定。

对医生收受处方回扣这类行为,在刑法尚未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只能对其进行党纪、政纪处分,不能认定为违法。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陈树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承,在目前的司法审判实践中,“处方回扣”的定罪难度很大,陈树英说,如果医生有某些行政职务,可以决定药品、器材等的审批和招标等,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所收的贿赂就可以认定为受贿,但是一个普通医生在开处方时对某些药品有所“侧重”,从而收受药商的回扣,却很难认定。

针对裴显鼎前日的发言,陈树英则表示,据她所知今年以来广州中院还没有接收涉及到医生处方回扣的商业贿赂案件,但如果法院可以将发言精神以正式的司法解释情势下发,各地方法院就完全可以在审判实践中加以应用,届时关于“处方回扣”的争论将告一段落。

“卫生部门” 应算公司企业人员受贿量刑较轻 对于法院副庭长的“释法”,不少医院人士反应,新解释有利于规范医药流通秩序,威慑医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